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83|回复: 17

致韩志海主教的公开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7 13: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本帖最后由 以善胜恶 于 2017-12-17 13:54 编辑

致韩志海主教
      自从泰山生病、病逝到现在,忙于俗务就没有写过关于信仰的文字!作为教会一员觉得有必要就教会的原则问题和你进行交流!既然你采用的是公开信的方式,小教友我就学习你的开诚布公,也采用公开信的方式。

      记得曾几何时,就听人说你亲口讲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的《牧函》无用,但本次你用《牧函》来为你的行为做解释,至少证明《牧函》对“在中国的教会”是有用处的,是指路的明灯,也等于是回应了先教宗本笃十六世写《牧函》的初衷:“旨在就在中国的教会的生活和福传事业提出一些指导。从而帮助你们发现主和导师,‘人类整个历史的钥匙、中心和终向’,耶稣基督对你们的要求。”欢迎你能拿起《牧函》!全面、准确的学习、理解《牧函声明》、《牧函》及《牧函纲要》的指引或许能帮助众主内在此混乱时期帮助我们统一思想。重读牧函》也是回应现任教宗方济各对中国教会事务唯一的公开指令。现就你公开信中引用《牧函》的内容进行讨论,希望能达成共识:

一、关于“教会原则”
     公开信中你引用的《牧函》提到的教会原则,就如同《牧函》颁布时教廷的《声明》中解释的:“教会学领域中的伟大公教传统以及梵二大公会议亘古不变的原则”!既然是“亘古不变的原则”,就没有讨论的空间,只能提醒我们时刻要遵守这些“亘古不变的原则”,以匹配我们所拥有的“基督徒”和“继承人”的身份。

      但是你的副主教都加入“爱国会”,你自己本人不但多次申请加入“爱国会”,更是在接受Gianni valente采访中说:“是我们所有神父都愿意跨越障碍加入爱国会”!也就是:兰州教区所有神父包括你“都愿意”接受“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你们的这些行为是否遵守了教会“亘古不变的原则”?你采访中说“能够自由的表达他们的信仰”,我不清楚他们表达的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的信仰,还是表达的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
关于教会的“至一”,《天主教教理》的教导是:“教会在其起源上是唯一的...、教会在其创立者方面而言是唯一的...、教会在其‘灵魂’方面而言亦是唯一的:‘圣神寓居於信徒内,充满及管理整个教会,使信徒们如此共融团结,及使众人如此密切地与基督契合,以致成为教会合一的根源’。因此,唯一性是教会的本质属性:‘她只有一个主,宣认一个信仰,藉着一个洗礼而获新生,形成一个身体,由一个圣神赋予生命,及持有同一希望’”。
《天主教教理简编》更清晰:“教会是唯一的,是因为它的起源和最高典范就是一个天主在天主圣三的三个位格中的一体性;如作为创立者和头的耶稣基督,祂使万民重新成为一个身体;而作为灵魂的圣神,则结合所有的信徒在基督内的共融。教会只有一个信仰,只有一个圣事的生命,一个唯一宗徒的传承,一个共同的望德和相同的爱德。

      所以天主教会不能独立自主自办,更不能民主办教!否则:离开了身体的肢体就没有了生命;离开了葡萄树的枝条,凭自己不能结实,只能投入火中焚烧!正如《牧函》中明确指出:“从宗教层面讲,设立一个‘独立’于圣座的教会,与天主教的教义是不相容的。”

      若你们表达的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以后你们做弥撒,特别是念《信经》念到:“我信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这一句的时候,你良心是否平安?因为你嘴里宣认的是“我信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和你加入“爱国会”却秉持的是 “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是矛盾的。《牧函》说:“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这教义自古代的信经,就已宣认教会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如何保持教会的“大公教会”的“至一”特征?

      当然你身为主教,权力大了!“完全”可以“改革创新”,正如我去机场送你时你骄傲的说:“我办教会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你“完全”可以颁布命令:今后兰州教区做弥撒不用做信仰宣认,不用念天主教的《信经》,或者直接删除“我信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这句话,或修改为:“我信独立自主自办的教会”!

      另外:这件事上你若是忠于“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信仰,那么你和你的所有神父们就是欺骗“政权当局”;若忠于“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那么你和你的所有神父们就是欺骗天主、欺骗天主教会!天主教的信仰教导所有人是要“口是心非”还是“心口合一”?圣座新闻室2010年12月17日发表公报就指出:“须知这与天主教教义无法并存”!没有想到你尽然解决了圣座都无法解决的大难题,能让二者并存!

      为了教会的合一共融建议你认真践行:教会“亘古不变的原则”,不要投机取巧!
二、关于“公开就职”
      “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该让每一位主教来决定,因为他在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能更好地了解当地的情况,权衡具体的选择,评估给教区团体内部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无法得到全体司铎和教友的同意。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便很痛苦的,也要接受,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

      公开信中你引用的上述段落的开始,先教宗就已经指开宗明义:“政权当局的认可”!也就是该段落主要针对“政权当局的认可”这个问题给出的指引!并非是你在公开信中所指的:为了达到“公开就职”的目的,可以和司铎们讨论“教会原则”!这是两码事,要忠于《牧函》的指导,不能去头截尾搞偷梁换柱的把戏!若教会原则都不遵守,都可以拿出来公开讨论,那就不是“亘古不变的原则”了!

       正如《牧函纲要》指导的:“‘在不违背不可放弃的信仰原则及教会共融的前提下’教会可以接受政权当局的认可”。我不知道你的“公开就职”是否“作出有违他们的天主教良知的表态、行为和承诺”?既然你已经“生米做成熟饭”,有必要提醒按照《牧函纲要》指导的:“即使一些‘客观’条件解决了 (例如,主教的合法性),仍然必须尊重个别天主教友的成熟程度和良心”。若在本次公开信中你公开承诺:今后要“义不容辞地、勇敢地保护信仰宝库,和圣事上及圣统上的共融”(见《牧函》中该段落前面的内容),或许会弥补由于你的“公开就职”而造成的“伤痕”。

      我无意再探究你“公开就职”的对与错,但是你“公开就职”结出的 “果子”,是否达到了“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的效果?

      与你的“公开就职”相比,最要紧的事《牧函》中指示:“当务之急是巩固中国天主教友的信德,并采用属于教会的方法辅助他们合一。”(《牧函》第四条)

     《牧函》颁布都过了11年了,你做的“巩固教友的信德”的大事就是引导神父、教友逐步加入“爱国会”,可叹的是:并没有实现你办教会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的豪言壮语。难怪会有“教会内越来越多的都是年轻教友了,他们才不考虑什么爱国会不爱国会”。加入“爱国会”接受违背教会信仰的原则是“采用属于教会的方法” “辅助他们合一”?若“合一”的目标是引导教会全部加入爱国会,《天主教教理》不但要改写,就连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精神都落伍了!建议你呼吁发起召开梵蒂冈第三次大公会议:在全世界教会内都建立“爱国会”组织!为了你所谓的“合一”应该发扬光大你的成果!但没有按照你的意思成就之前,还是要回到《天主教教理》822条:“‘促进教会合一,是整个教会内牧者和信徒们所关怀的’但我们也必须承认,使所有基督徒和好而归属于基督的唯一教会……”这里指的“唯一教会”可不是“爱国会”!当目标和方法都是问题的时候,能走上正确的“合一之路”?

三、关于“共祭”

      本来举行感恩祭是神职的本分,作为接受过严格训练才晋升铎职的神父、主教,最该清楚关于感恩祭的教会规定。关于“共祭”的问题,你引用教宗的《牧函》提到的“先决条件”:“就是该宣认同一的信仰,并与教宗及普世教会保持圣统制的共融。”而你引用的原文后面紧接着还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只要这种认可和关系没有违背不可背弃的信仰和教会共融的原则。”不论是 “先决条件”还是引用原文后面紧接着的一句话都指向两个层面:是否持守“信仰原则”?是否秉持“教会共融的原则”?

      (1)是否持守“信仰原则”:在《牧函》中指出:“上述机构所宣称的宗旨,落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牧函纲要》中对“上述机构”明确指出,出自:“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章程(2004 年)第 3 条”。《牧函》及《牧函纲要》解释的如此清楚,和参加“爱国会”的神职共祭是否“违背不可背弃的信仰”?

     (2)是否秉持“教会共融的原则”:梵二大公会议文献的中心及基本思想,就是“共融的教会学观念”。《活于感恩祭的教会》通喻第四章“感恩祭与教会共融”专门针对“共祭”问题有非常清晰的指引:“然而,不能把举行感恩祭作为共融的出发点;举行感恩祭的先决条件是共融已经存在,继而要使之强固、臻于完美。”……“‘教会的共融’也是可见的,它藉大公会议教导中所列举的各种联系而表达出来:‘领有基督的圣神,又接受其教会的全部组织,及教会内所设的一切得救的方法,同时在教会的有形组织内,以信仰、圣事及教会行政与共融的联系,并与借着教宗及主教们而治理教会的基督联合在一起的那些人,便是完整地参加了教会的社团’。感恩圣祭既是教会共融的至高圣事性的表现,必须在尊重共融的各项外在联系的情况中,才能举行感恩圣祭。”…… “正因为感恩祭是借着主的牺牲,并借着领受祂的圣体圣血而实现教会的合一,因而绝对需要在信仰的宣示、在圣事及在教会管理的联系上有完全的共融,因此,除非这些联系完全重建起来,就不能共同举行感恩祭。任何这样的共祭,都不是达到圆满共融的有效方法,反而可能成为其阻碍,因为它会让我们不再感觉到距离这目标尚远,同时对于所信仰的某些真理,也会产生或加剧模棱两可的情况;只有在真理中才能走上完全的共融之路。在这个领域中,教会的法律绝对没有通融的余地,必须忠实遵守梵二大公会议所定的伦理规范”。

      ①通喻关于“可见的共融”引用了《教会宪章》中“论公教信徒”章节,说明“可见的共融”是行为,就是动态的!要“共融”就要时刻遵守天主教原则处于“合法状态”!我真看不懂你在信仰的宣示问题上都南辕北辙的前提下,是如何做到你在采访中声称的:“继续与伯多禄的继承人教宗表示完全的共融”?是糊弄教宗和教廷的高层人士不懂中文?还是真不清楚天主教关于“可见的共融”是一种行为的表达?

      ②在该段落中:“教会的法律绝对没有通融的余地,必须忠实遵守梵二大公会议所定的伦理规范”这句话是有注释的,注释指向《天主教法典》908条。908条的内容是:“禁止天主教司铎和未与天主教会完全共融的教会团体的司铎或圣职人员共同举行圣祭。”若你认为加入“爱国会”不影响共融,为何《牧函》中要直接指明:“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

      鉴于事关众主内灵魂的大事,以上讨论望引起足够重视!在没有清楚认识上述几个问题的严重性之前,本着良心建议你至少不要“以身试法”做亵渎圣事的事!因为:“凡出言干犯人子的,尚可获得赦免;但是,亵渎圣神的人,决不能获得赦免”(路 12:10)。

    同时邀请看到该信的众主内反省:不是都说听教宗的吗?我们每个人到底都听了他的那句教导?

    最后:为你祈祷,求天主赏赐你辨别真理的能力!


                                                                                                          小教友:以善胜恶
                                                                                                          2017年12月11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7 13: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全教区的公开信
亲爱的教区内的全体司铎、修士、修女及教友们:
  首先,我希望借这封公开信向你们表达诚挚的问候与祝福: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恩宠及平安与你们同在!同时,我也希望能就教区内近期的一些问题和现象向大家予以解释和说明,以免因不必要的误会和纷争而给教区的牧灵和福传工作造成损失。

  正如你们都知道的,我自二零零三年被圣座任命并祝圣为教区主教以来,虽然因能力和经验方面的短缺而在工作和生活方面多有不足之处,但在大家的包容、接纳和帮助下,在天主恩宠的助佑下,我还是尽己所能,在老前辈们的用生命和心血打下的基础上,继续和你们一道摸索前行,只希望能为教区的各项事业有所助益。
  
  鉴于历史原因,过去十四年来,因我的牧职一直处于所谓的“地下”状态,使得许多教区的工作计划无法正常开展,由此而造成的困难和问题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另外,虽然我本人早已感到有必要通过沟通和对话,获得政府的认可,但考虑到我们教区的特殊情况,一直没有进行公开的“就职仪式”。然而,自二零零七年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天主教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教友的《牧函》发表后,我再次明确地意识到这并非我个人的私意,而是教会最高牧者也希望看到的结果:中国教会自身首先应该寻求的是宽恕和好、合一共融、体制建设、圣召培育、福音传播,而与政府当局应该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开展建设性对话,以克服多年来在政教关系方面形成的误会和困难。在谈及“中国主教的品位”时,教宗甚至点明说虽然有些主教“被迫秘密地接受了祝圣”,但“秘密状态并非属于教会生活的常规……为此,教廷期望政府也能给予这些合法主教所必要的法理方面的承认,是所有信友都能在自己的社会环境中自由地实践信仰生活”(见第八条)。正是基于上述原因,就更坚定了我按照教宗的《牧函》精神来寻求教会生活“正常化”的信心。
  
  诚然,迄今为止,海内外仍有一些人将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了“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这句话上,认为从“地下”转为“公开”就是背叛教会信仰原则、就是裂教。但他们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教宗的如下教导:“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该让每一位主教来决定,因为他在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能更好地了解当地的情况,权衡具体的选择,评估给教区团体内部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无法得到全体司铎和教友的同意。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便很痛苦的,也要接受,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见第七条)。更有甚者,那些到处宣称说不可以同公开了的主教和司铎们共祭的人们,也无疑是全然置教宗在《牧函》中的这一指示于不顾而混淆视听的做法:“在不少场合,你们遇到共祭的问题。有关此事,我要提醒你们它的先决条件:就是该宣认同一的信仰,并与教宗及普世教会保持圣统制的共融。因此,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及司铎共祭是合法的,即使他们是政府认可或是与国家建立的、与教会体制无关的机构保持关系的”(见第十条)。
  
   除此之外,在教宗方济各当选之后,随着中梵关系的不断改善,我也欣慰地看到,尽管海外有人时不时地将教宗和教廷与中国政府相向而行的对话和外交政策丑化为“天真”、“有可能背叛耶稣基督”、“执行邪恶计划”等,双方因历史原因而形成的敌视和斗争关系却正在被互信与合作所取代。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过去一年来,来自双方官方和民间的各项交流与互动,如:环保研讨会、反器官贩卖峰会、文艺表演、双向同步艺术展览等。作为中国地方教会的一员,我认为中梵关系的改善不能仅仅是双方高层的事情,也应该是我们身在其中的每个人的责任。因此,尽管教区内仍然有一些司铎和教友们无法理解和接受我在十一月十日的公开就职活动,但我觉得能够以这一方式从基层为我们期待已久的“解决方案”尽绵薄之力,乃最好的选择。

   正如我前面所说,尽管本人的出发点和目的是向好的方向迈步,但在具体的言行方面,却不见得能如愿以偿地做到尽善尽美。很多人因我在就职仪式后所接受的一次媒体采访的内容而可能受到了伤害,或者因为这次就职仪式而感到困惑,那么我诚恳地向大家道歉。那次采访是通过电话所做的,在沟通和表达方面都欠妥,之后也没有多加修改就发表了。这是我的失误,责任在我!与此同时,我也想借此机会,向过去这些年来,因我有意无意在言语和行为方面给大家造成的误会和伤害道歉,不但恳请你们理解和谅解,更请求你们继续帮助我在天主恩宠助佑下履行好肩负的职责。虽然我深知自己卑微弱小,不堪肩负此重任,但基督对保禄宗徒说过的这句话,也正是我信心和力量的源泉:“有我的恩宠为你够了,因为我的德能在软弱中才全显出来”(格后129)。

   面对当前纷繁复杂的世界情形和教会现状,我也想在此提醒并呼吁每一位弟兄姐妹,教会的合一共融和发展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坚守和努力。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人,都必须谦卑地呼求天主圣三的宽恕、治愈、圣化、引领和恩佑。惟有如此,我们才能既不会因所面对的困难和挑战而失去勇气和信心,更不会因教会内外的一些杂音而失去方寸。本人深知上述就职仪式的严肃性,也意识到自己的软弱和无知,所以我并不敢冒然行动,而是先前征得了普世教会牧人的认可。如果大家仍然有什么疑问,可以通过合适渠道向普世教会牧人寻求帮助和阐释。至于如上所述那样有目的地丑化教宗和教廷的杂音,其目的无非是制造混乱和对抗情绪,我们必须提高警惕、擦亮眼目,绝不受其误导和干扰!虽然我是有罪的主教,再加上才疏学浅,不对之处敬请大家批评指正,但网上和私下对我不负责任的人身攻击和造谣污蔑是不能接受的。也希望大家不要相信这些谣言并散布这些谣言,不要做教宗方济各所常常警告我们的靠舌头来分裂和毁坏教会团体的“恐怖分子”!

  愿无染原罪的天上母后为我们转求,使我们能像她在世旅途中那样,只以聆听天主的话并照着去做为己任!
                                       卑仆:+若瑟韩志海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八日于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08: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自二零零七年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天主教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教友的《牧函》发表后,我再次明确地意识到这并非我个人的私意,而是教会最高牧者也希望看到的结果:中国教会自身首先应该寻求的是宽恕和好、合一共融、体制建设、圣召培育、福音传播,而与政府当局应该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开展建设性对话,以克服多年来在政教关系方面形成的误会和困难。在谈及“中国主教的品位”时,教宗甚至点明说虽然有些主教“被迫秘密地接受了祝圣”,但“秘密状态并非属于教会生活的常规……为此,教廷期望政府也能给予这些合法主教所必要的法理方面的承认,是所有信友都能在自己的社会环境中自由地实践信仰生活”(见第八条)。正是基于上述原因,就更坚定了我按照教宗的《牧函》精神来寻求教会生活“正常化”的信心。



韩志海还有脸谈教宗牧函?

这不是断章取义的解读么?十多年了,还这样曲解教宗牧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08: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上面提到的令人痛心的局勢,就是信眾教友和牧者們都被牽扯到強烈的衝突中(參見第六號)。經過仔細的分析後,發現到在導致這狀況的各種原因中,若干機構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他們被強加在天主教會團體之上,儼然成了教會生活的主要負責者。事實上時至今日,一個團體、個人或者宗教場所是否合法,或正式(Ufficiale),仍取決於上述機構的認可。這樣,就導致了神職之間和教友之間的分裂。這個狀況是由教會以外的因素形成,卻嚴重地制約了教會的步伐,進而產生相互的猜疑、責難和指控:繼續是一個令人憂慮的教會的弱點。

        與國家機構建立關係是個巧妙敏感的題目:梵二大公會議要我們追隨耶穌基督的言行舉止,是極具啟發性的。事實上,「基督不願作一位政治性的默西亞,強權的統治者,[25] 卻甘願自稱『人子』,來『服事他人,並交出自己的性命,為大眾做贖價』(谷10:45)。他以典型的天主之僕身分出現,[26]『已壓破的蘆葦,他不折斷;將熄滅的燈芯,他不吹滅』(瑪12:20)。他承認國家的職權,要人給凱撒納稅,但是也明白地叮囑人尊重天主的無上權威:『凱撒的,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瑪20:21)。最後,他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贖的工程,為人類贏得了救恩及真正的自由,這樣也就完成了他的啟示。他為真理作證,[27] 但不願把真理強加在反抗者身上。他的神國不靠刀劍來悍衛,[28] 為真理作證及聆聽真理使這國度建立,仁愛使它擴展;因這愛基督被高舉在十字架上,吸引人們來皈依他(參見若12:32)」。[29]

        真理和愛德是支撐教友團體的兩個支柱。為此,我曾經提醒過大家說:「愛的教會也是真理的教會,這首先是指服膺救主基督交給我們的福音。……然而,天主子女的家庭若要生活在合一與和平中,就需要有人以真理來保護它、並睿智和權威地辨別是非,領導這家庭——宗徒們蒙召就是來履行這職份的。這裡,我們論到了重點。教會是完全屬靈的,但是,教會也有其架構,就是宗徒的繼承。宗徒繼承的作用是在於保障教會,能不斷地生活在基督賜予的真理內;藉由真理也得到愛的能力。……宗徒及他們的繼承者,是基督交付給教會的真理寶庫的權威護衛者和見證人。同時,他們也是愛德的服務者。真理和愛德是不可分離的。……二者是同一恩寵的兩面,這來自天主恩寵,是藉著宗徒的職守,一直守護在教會內,直到我們此時此刻」。[30]

        為此,梵二大公會議強調「尊敬及愛德亦應延伸到那些在社會、政治及宗教問題上,和我們意見不同,以及作風不同的人身上。我們越誠懇地深入瞭解他們的思想方式,就越容易和他們交談」。但是,大公會議也告誡我們說:「這友愛與和善不應使我們對真理及美善,變成模稜兩可」。[31]  

        考慮到「耶穌(建立教會)的原意」[32] 充分顯示出,某些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眾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根據道理,教會是「宗徒的」,梵二大公會議也重申了的這一點。教會是宗徒的,「因為它的起源,是『建立在宗徒們身上的』(弗2:20);因為它的訓導,是與宗徒們的是一樣的,因為它的體制,是由宗徒們,通過他們的繼承人——主教們所訓導、聖化和管轄的——他們與伯多祿的繼承人共融著,一直到基督的再度來臨。」[33] 因此,在每一個地方教會,「教區主教是以主的名義領導託付給他的羊群,而他是以本有的、正權的及直接的牧人身分做的」。[34] 就國家層面上,只有合法的主教團才能給自己國內整個公教團體,制定有效的牧靈指南。[35]

        上述(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宣稱自己的宗旨為: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36] 與教會道理也是無法調和的。而天主教會按自古以來的信條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

        綜合上面所述,牧者和平信徒們都要牢記:宣講福音、要理講授和愛德事業、禮儀和敬拜活動,以及牧靈上的各種策略,都只屬於主教與他們的司鐸。他們不斷延續著宗徒們在聖經和聖傳中傳下的信仰。為此,不能接受任何外來的干預。

八、在教會——天主子民內,只有那些曾受了相應的教育和培訓、並被合法祝聖為聖職者,才能行使「教導,聖化和管理」的職務。平信徒在獲得主教法定的委任後,也能執行傳播信仰有效益的教會職務。

        近年來,因著各種原因,主教弟兄們--你們遇到了一些困難,因為有「非聖職者」,有時甚至有尚未領洗者,以各種國家機構的名義,在教會重大的事務上操控和做決策,包括任命主教。結果是,因著一種教會觀的產生,而貶抑了伯多祿與主教的職務;也由於這種觀念,教宗、主教及司鐸們會實質上變成無職無權的人。相反,正如前面說的,按天主教教義,對教會的聖事性結構,伯多祿及主教的職務是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教會的這項特性是主耶穌的恩賜,因為「是祂賜與這些人作宗徒,那些人作先知,有的作傳福音者,有的作司牧和教師,為成全聖徒,使之各盡其職,為建樹基督的身體,直到我們眾人都達到對於天主子,有一致的信仰和認識成為成年人,達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弗4:11-13)

        讓我重申(參見第五號),共融與合一是天主公教會的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設立一個從宗教層面上「獨立」於聖座的教會,與天主教的教義是不相容的。

        我明白在上述的情形之下,你們為保持對基督、對教會及伯多祿繼承者之忠貞,要面對重大的困難。在此請你們不要忘記,聖保祿宗徒曾經說過的話(參見羅8:35-39)--沒有什麼事可使我們與基督的愛相隔絕。我相信你們賴天主的恩寵,會竭盡己力,不惜代價地衛護教會的合一與共融。

        近幾十年來,許多中國主教團的成員悉心地領導了教會,他們給自己的團體和普世教會過去作出了,現在仍在做燦爛的見證。為此我們再一次從心底向群羊的「至高牧者」(伯前5:4)發出稱謝的讚頌:因為總不能忘記他們中有很多位遭遇過迫害、或被禁制執行任務,有些甚至以自己的鮮血澆灌、滋養了教會。


當然,在信仰和信仰生活(fides et mores,聖事生活)等純屬教會專責的事務上,主教團不能向任何政權屈服。

        根據上面所述原則,目前在中國的「主教團」,[42] 仍不能被宗座承認為主教團:因為那些沒有獲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們都不在其中,而他們是與教宗共融的。相反,卻包括了那些至今仍不合法的主教;且這團的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元素。


在這些不可放棄的原則下,我們同意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是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的。但同時,當政權不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問題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


——韩志海怎么没看到牧函的这些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3: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哎 哎 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4: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除此之外,在教宗方济各当选之后,随着中梵关系的不断改善,我也欣慰地看到,尽管海外有人时不时地将教宗和教廷与中国政府相向而行的对话和外交政策丑化为“天真”、“有可能背叛耶稣基督”、“执行邪恶计划”等,双方因历史原因而形成的敌视和斗争关系却正在被互信与合作所取代。

虚伪的韩志海,你就直接说是香港的陈日君枢机得了。什么海外有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4: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诚然,迄今为止,海内外仍有一些人将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了“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这句话上,认为从“地下”转为“公开”就是背叛教会信仰原则、就是裂教。但他们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教宗的如下教导:“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该让每一位主教来决定,因为他在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能更好地了解当地的情况,权衡具体的选择,评估给教区团体内部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无法得到全体司铎和教友的同意。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便很痛苦的,也要接受,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见第七条)。更有甚者,那些到处宣称说不可以同公开了的主教和司铎们共祭的人们,也无疑是全然置教宗在《牧函》中的这一指示于不顾而混淆视听的做法:“在不少场合,你们遇到共祭的问题。有关此事,我要提醒你们它的先决条件:就是该宣认同一的信仰,并与教宗及普世教会保持圣统制的共融。因此,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及司铎共祭是合法的,即使他们是政府认可或是与国家建立的、与教会体制无关的机构保持关系的”(见第十条)。


邪恶之王,韩志海。爱国会不合教义,这不是焦点,不是根本么?你参加的爱国会没有违背教义?难道你参加的是国民党成立的爱国会?

但他们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教宗的如下教导:“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该让每一位主教来决定,因为他在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能更好地了解当地的情况,权衡具体的选择,评估给教区团体内部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无法得到全体司铎和教友的同意。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便很痛苦的,也要接受,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让主教决定,是让主教决定是否参加爱国会么?

因此,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及司铎共祭是合法的,即使他们是政府认可或是与国家建立的、与教会体制无关的机构保持关系的”,参加爱国会是保持关系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6: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采访中说“能够自由的表达他们的信仰”,我不清楚他们表达的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的信仰,还是表达的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

他们在政府前表达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

在教友前表达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的信仰。这就是韩志海公开信中不点名提到的“海外有人时不时地将教宗和教廷与中国政府相向而行的对话和外交政策丑化为“天真”、“有可能背叛耶稣基督”、“执行邪恶计划”。也就是香港陈日君枢机说的,他们坐在独立自办的马车上,时不时喊几句教宗万岁的口号。


既坚持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的信仰,又坚决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

他们认为不矛盾。参加爱国会又是教宗批准,这就调和了。本笃十六教宗牧函指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与天主教道理无法调和,是指只参加爱国会,没有合法,没有教宗批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6: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大家仍然有什么疑问,可以通过合适渠道向普世教会牧人寻求帮助和阐释。至于如上所述那样有目的地丑化教宗和教廷的杂音,其目的无非是制造混乱和对抗情绪,我们必须提高警惕、擦亮眼目,绝不受其误导和干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6: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但网上和私下对我不负责任的人身攻击和造谣污蔑是不能接受的。也希望大家不要相信这些谣言并散布这些谣言,不要做教宗方济各所常常警告我们的靠舌头来分裂和毁坏教会团体的“恐怖分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9 05: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19 02:57:39 发表 [58 楼]
谁要坚持忠贞按范学奄主的做法,圣主教圣神父,忠贞教会必须团结,不然各个被梵蒂冈教宗击毙。看看后果不可设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9 20: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诚然,迄今为止,海内外仍有一些人将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了“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这句话上,认为从“地下”转为“公开”就是背叛教会信仰原则、就是裂教。但他们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教宗的如下教导:“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该让每一位主教来决定,因为他在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能更好地了解当地的情况,权衡具体的选择,评估给教区团体内部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无法得到全体司铎和教友的同意。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便很痛苦的,也要接受,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见第七条)。

这是韩信引用的牧函。

我们看看牧函的段落全文:




鑒於這一艱難的局勢,許多公教團體成員都在問,政權當局的認可--為能公開活動,是必要的--是否會在某種程度上威脅到與普世教會的共融。我深知,這個問題讓牧者和教友們的心痛苦地煎熬著。就這一問題,首先我認為義不容辭地、勇敢地維護信仰寶庫,和聖事上及聖統上的共融,就其本身而言,並不表示拒絕與當權者,就教會團體生活涉及民事的部份,進行對話。在不違背信仰及教會共融原則的前提下,教會接受當權者的認可,不見得特別困難。

        但是,在獲得認可的過程中,有為數不少具體的案例,若不說是經常性地發生,某些機構的干預迫使有關人士要作出一些違反公教徒良知的表態、行為和承諾。為此,我充分地理解到,在這些條件和情況下要作出正確的選擇是困難的。所以,聖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則後,讓個別主教來做決定,因為主教,在聽取了其司鐸們的意見後,能更瞭解當地的情況、衡量具體的選擇、評估給教區團體可能帶來的後果。最終的決定,也可能無法得到全體司鐸和教友的同意。無論如何,我希望決定能被大家接受,即使為有些人是痛苦的,也希望教區團體能與其牧者保持合一。



韩信引用的牧函之前的话:
鑒於這一艱難的局勢,許多公教團體成員都在問,政權當局的認可--為能公開活動,是必要的--是否會在某種程度上威脅到與普世教會的共融。我深知,這個問題讓牧者和教友們的心痛苦地煎熬著。就這一問題,首先我認為義不容辭地、勇敢地維護信仰寶庫,和聖事上及聖統上的共融,就其本身而言,並不表示拒絕與當權者,就教會團體生活涉及民事的部份,進行對話。在不違背信仰及教會共融原則的前提下,教會接受當權者的認可,不見得特別困難。

        但是,在獲得認可的過程中,有為數不少具體的案例,若不說是經常性地發生,某些機構的干預迫使有關人士要作出一些違反公教徒良知的表態、行為和承諾。為此,我充分地理解到,在這些條件和情況下要作出正確的選擇是困難的。所以,

韩信引用的是所以之后的话。

韩信不小心把“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写上了。

韩志海请问“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是不是基本原则?教宗重申了的基本原则?

你——主教决定参加爱国会,是不是违背教宗重申了的基本原则?是不是废弃了教宗重申了的基本原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0 09: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草 发表于 2017-12-19 05:3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19 02:57:39 发表 [58 楼]
谁要坚持忠贞按范学奄主的做法,圣主教圣神父,忠贞教会 ...

如果没有教宗的授意,地下主教也不会如此兴高采烈的加入爱国会。这是天下一心的见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0 12: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自网络上
今天中国天主教是谁分裂的?及然有了上下之分那么谁坚持了信仰?合一是应走的道路,那么谁合向谁?如果我们不合向普世教会行不行?如果教会可以自办独立,那不是一切都好办吗,大家都可以圣主教也不用罗马批准只要我们遵从福音就行了那多好。今天中国教会的教规教义与圣统的混乱,一切是教会上层而制造的。今天天主教在中国没有了方向甚至产生了教规教义上的混乱,天时地利与中国教会都不利。
一个字“乱”。
奇怪的事、主教向独立自办教会钻?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http://www.tianzhujiao.site/zhongfan/2017-12-18/61593.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0 12: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共有 118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0 12:25:28 发表 [118 楼]
地下主教都争着披上灰色的外衣争取与伯拉多合作,神父们也在磨刀霍霍准备好,大背教开始了。
       
回复  支持[ 0 ]  反对[ 0 ]
http://www.tianzhujiao.site/zhongfan/2017-12-18/61593.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0 18: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擦亮眼睛 发表于 2017-12-20 12:37
评论(共有 118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0 12:25:28 发表 [118 楼]

教皇庇護九世: 教會之外無救恩。没有。看清楚了吗?教會之外没有救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9 04: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教友:以善胜恶
     2017年12月11日
++++++++++++++++++++++++++++++++++++++
连个真名都不敢写的人,韩主教知道你是哪根葱?哪瓣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7: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梵双方各取所需,彼此都是聪明人,没有外力胁迫哪里来的出卖利益之说?陈日君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但是出于他的政治目的,就是要胡说八道抹黑教廷,甚至抹黑方济各教宗。地下教会中的那些人一旦接受了他的谎言,宗教力量马上就变成了反社会的政治力量。这就是陈日君一直在打的算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18-2-26 03: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